心灵的旅行

希尔安药业  2017/11/8  爱游戏: 本站

【字体: 】  【打印此文

从很多年前的某一天开始,就爱上了一个人旅行。

一个人在路上,可以不用管任何人的意见,想停就停,想走就走。对于在条条框框里讨生活的我来说,实在非常享受这种肆意的嚣张。而上星期公司举行了拓展训练,其中一段特殊的行走开始让我重新审视“人的本质是孤独的”的人生认识。这是一次心灵的旅行。

还记得到达青峰峡拓展基地的第二天晚上,尽管火辣辣的太阳早已下山,屋外依然热得如蒸笼般直叫人想问候它妹。我们整个团队按男女组合编成13个小组,一半的队友被蒙上了眼睛。培训师说:“请每名队员脱掉你的鞋,没蒙眼的队员请牵着旁边蒙着眼的人,跟我一起往前走,整个过程不许说话”。刚才还在庆幸没有“被失明”的我,迅速跌入惴惴不安中,当我轻轻地把右手搭在同伴李军的左手上时,突然油然而生一种心悸与惶恐。多年来已习惯独自前行的我,该怎么照顾同伴?拿什么保障同伴的安全?

一开始我和李军排在最前面,环视周遭的12对队友,没被蒙眼的队友估计跟我一样想着如何才能获得对方的信任、不受任何伤害到达目的地。再看看蒙着眼睛的队友,脸上不免有些忧心忡忡。再侧眼看着身边的同伴,他蒙着桔红色的眼罩,静静地伫立在那里,孤立无援,等待着被我牵引,我顿生一种要保护他的欲望和冲动。

来到阶梯口时,我想第一时间让他相信我,便弯下腰用手抬高他的脚让他平稳地踏在了第一步石阶上,当上完最后一步时,我又稍微用力握了握他的手以示阶梯已走完前方就是平地。刚开始他每走一步都要不由自主地试探,几次下来他已基本不再疑迟,而是自信地跟上我的节拍。虽然我们彼此不能用语言交流,但是,彼时,一个动作、一个暗示,已经足够。

因为走得太快,培训师把我们调到了队伍中间,以保持整个队伍匀速前行。夜色中,心一直在猜测距离集结地的路程,那种荒芜的感觉连我这种老驴子都无法形容,因为你的右臂上还承载着一个不可推卸的重任。侧耳倾听着队伍的脚步声,建翔哥那声家喻户晓的名句“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突然跃然心上,烦燥的心绪顿时平静下来,脑子仿佛被黑夜清空了一般,就专注在这黑暗的牵引中。

队伍来到一片铺满石子路的蜿蜒小道,不断有尖锐的石子疼痛着你赤足上敏感的神经。走在前面的夏宇中途有好几次停下来,我以为她是被硌着难受而作短暂的休息,后来才知道她身体出了点小状况,那时的她不是在休息而是在忍耐,在坚持。她的同伴樊春明用脚去清理夏宇这边的石子,我也跟着这样做,后面的队伍中也传出石子滚动敲打着地面的声音,直到石子多到扫不胜扫时我才抬着已被刺痛得麻木的双脚与同伴相互搀扶着继续前行。

没有星星的夜里,一切是那样空灵,连同彼此的心。

不知不觉中来到当地民宅边,突然黑暗中看到两道幽幽的光。前面有狗!我一个激灵,还未来得及振臂高呼,那狗却先狂吠起来,队伍出现了片刻的慌乱与惊叫。引路的队员迅速调整位置,把蒙眼的队友护在里边,自己却挡在恶狗前面。没有左右为难的选择,只有保护同伴的应急反应。借着手电的微光,我看到了培训师嘴角微扬的赞赏。

行走接近尾声,我们遇到了最大的考验,前方出现了一个大水塘,水塘中间露出两排大小不一的石块,这就是我们要走的路?!我怕他不知道石块间的间隙有多宽,怕他用脚冒然摸索,要知道石块之间就是深不可测的水塘。我担心着同伴,却忘了自己,只听见“咚”的一声,我一脚踏空。突然,一股力量迅速挽住了我,我的同伴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反过来一把拉住了我,动作急促有力。借着这股力量,我站了起来,咽了一口唾沫,咧嘴笑了。然后我站到他面前,拉起他的双手倒退着前行,像两个多年搭档的舞伴,旁若无人,翩翩起舞。




终于,历经1个小时摸索,整个队伍向最后的目的地进发了,再也没有崎岖不平的道路,我们在平坦得“无耻”的柏油路上惬意地散步,俨然面前就是一条可以大步流星飘过的康庄大道。当培训师一声令下“到了,请大家席地而坐” 时,整个团队恣意欢呼,激情相拥。

拓展虽已结束,可每每忆起行走中那些艰辛的点滴,回想起13对同伴踯躅前行的默然片断,我还会微笑地对自己说:“我喜欢这样行走——去到你的内心,寻找你自己,与心灵深处的他,一起出发去旅行!”
                                                           药品销售公司  陈启亚
                                                               2012年9月21日


推荐资讯更多>>

X关闭

官方微信

希尔安药业

扫一扫 关注我们

扫一扫进入官方商城